风切

【不二越】[原创]当我沉睡时[ooc/致郁]

等到樱花:

 






离经叛道系列一——《当我沉睡时》by等到樱花


 


 


 


真·致郁√


一小时速打√


不虐不虐真不虐√


逻辑混乱走向奇怪√


这只是我看完某些虐文的报社礼物√


 


 


本文隐菊越/全文不二周助视角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他是个疯子,这也是疯子做的梦,仅此而已,别的也就再没有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我记得有位诗人曾说过:“你来人间一趟,你要看看太阳,和你的心上人,一起走在街上。


但是龙马好像没有和我一起走在街上,我们甚至就连光明正大的手牵手散步都难以做到。不是他太过脆弱,就是我太过懦弱。


毕竟我来人间一趟,总要做些什么。有几个姑娘特别喜欢的词语叫作“年少轻狂”, 青春时期总是要留下什么日后才不会后悔,多年后的某个深夜也能成为下酒菜,嚼着嚼着,酸甜苦辣咸,人生五味也都在里面了。


 


 


我的下酒菜是一张旧照片,龙马的侧颜。


我该用什么词形容他,我的龙马……他是精致?他是俊秀?他是帅气?现在想来,我竟连这龙马的样貌都想不出个合适的词语来描述。就好比年幼时的裕太对别家孩子炫耀自己的玩具,说来说去也不过是停留在“多么好”“多么贵”之上,至于别的,也就再想不出了。


何等贫乏。


 


 


 


我自己都忘记我对龙马一共说了多少句我爱你,但是他一次也没有回复过我也爱你,是因为我说过的次数太多而显得廉价了吗?我好想问问龙马,他能听到吗?他能去我的梦里对我回答吗?


如果能的话,他会有着年轻鲜活的身体吗?他会有着真实温暖的体温吗?他会有着我能听到的心跳吗?会吗?会吗?


 


 


 


英二现在好像特别喜欢自杀,这也是我听护士小姐闲聊时的话,昨天跳楼今天割腕,明天吞下一整瓶安眠药,多么好。他还是死不了。


而我,甚至就连一粒安眠药都没有,甚至就连削水果的刀子都没有,甚至就连踏出病房一步的权利也没有。


没有人看见我对英二所流露的羡慕,别人都说我是个疯子,甚至,甚至,就连我的好友大石秀一郎也是这么认为。


我也开始认为我是一个疯子了。不二周助。


 


 


 


为什么这家医院的护士小姐都那么害怕我,从眼神中流露出的漆黑的恐惧真让我恶心。


他们都在说我不是不二周助,我是别人,我是一个该下十八层地狱的杀人犯。可我不是不二周助我又是谁呢?这屋子里甚至就连一块能够照映我面容的玻璃都没有。


 


 


 


英二好像恨不得掐死我,是因为龙马吗?是因为我从他身边抢走了龙马吗?仅此而已吗?


 


 


我的枕头边什么时候放着了一把尖利的水果刀?我深爱的爱人为什么安静无声地躺在床上?我为什么会感到阵阵无由的心慌?


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。


是不是我?


 


 


 


 


我总是会莫名其妙丢失几天的记忆,今天是三月五号,明天醒来是三月十号。


我想要去找出什么,可是我的病床上只写了我的姓名和一句心理障碍,别的也就再没有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大石来看我的次数越来越少了,他说英二死了,撞死在了尖锐的床角上。


这虽然给了我启发,首先我不喜欢撞死这种死法,再来,我的床角一直都是弯曲圆润的。


 


 


 


我做了一个梦,关于龙马的梦。


我看到了十米之外的红玫瑰,我没有看到一步之遥的带刺荆棘。


龙马于我而言,到底是红玫瑰还是蚊子血?到底是白玫瑰还是饭黏子?


 


 


 


太早了太早了,实在太早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当我再次醒来,我的枕边安静躺着一把刀,病房外的护士小姐说今天是五月十五号,我是因为太过想念龙马而做了长达十天的梦吗?我不得而知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谁给我放的这把刀呢?给我放刀的用意是什么呢?


是想要我去陪伴龙马吗?


护士小姐好像快要进来了。


 


 


 


我来人间一趟,我已见过太阳,未能和我的心上人,一起走在街上。


 


 


 


那么我们一起去看看月亮好吗?在这窄小的病房,一丝月光都透不进来,压抑的我喘不过气来。


没有龙马存在的这几个月里,我的活着有没有任何的意义?


有?没有?


 


 


 


 


我把刀无声塞入枕头底下,这样护士小姐就不会听到任何的响声而冲进来了,我要做一个只有龙马的、不会被任何人打扰的美梦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2018/9/17/19:35【完】


By等到樱花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题外话


 


 


说真的,这篇文写完后我自己都没有勇气再看第二遍。


我写文章的水平什么样我当然知道,一个字是滥,两个字是乏味,三个字是流水账。


这当然不像是我心中的不二越,又觉得这可以是另一个角度的不二越。我前面也已经说过,这只不过是我看了某些虐文的无聊产物,标题也非常清楚,致郁、ooc。


 


 


不二周助怎么了?越前龙马怎么了?结局到底什么意思?


别问我别问我,我要是知道的话,早就在文里写出来了。


说白了这就是一篇满足我无聊脑洞的、产生于我心情极差时的、荒诞不经的身败名裂之作。


——以上来自等到樱花


 


 


 

评论

热度(15)

  1. 小事情等到樱花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风切等到樱花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纯钛园等到樱花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