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切

【all越】陪你长大

Cielo:

第十八章
对于这四个人来说,大抵是因为曾经带在身边养过那么半年,所以对于成长这件事总有一种不真实感,在他们眼里,即便龙马现在已经不能算是个孩子,他们依然会觉得他还是个小朋友。


然而,小朋友已经长大这件事并不会因为他们没有想通就停止发生。


第一个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是手冢国光。


算是一个巧合,龙雅外出拍戏晚上不回家,迹部景吾要加班,真田玄一郎也正好碰到一个棘手的案子,家里就剩下他和龙马两个人。


龙马正在洗澡,手冢国光收拾着两个人的餐具。


“前辈,你能帮我拿一下睡衣吗?我忘在房间里了!”龙马喊了一声。


“好。”手冢国光把碗放回水池里,上楼拿了睡衣直接开门进了浴室。


之前这样的事发生过很多次,所以龙马洗澡的时候并不会把门锁上。


“我把衣服放在这里了。”手冢国光把睡衣放在架子上,一抬头有点愣神。


少年纤瘦的身躯隐在淡淡的雾气中,龙雅总说他瘦,但实际上并不很单薄,薄薄的一层肌肉裹在身上,每一寸都恰到好处,漂亮的蝴蝶骨清晰可见,水流顺着肩膀划过完美的腰线,没入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。


手冢国光想起律所里的女同事天天念叨的那些话,脑海里突然蹦出秀色可餐这四个字。


“谢谢前辈。”龙马一边揉着头发上的泡沫一边道。


等了半天没有人应声。


“前辈?”龙马奇怪地喊了一声。


“啊。”手冢国光回过神来,一瞬间居然有点不知所措,“那我先出去了,有事再喊我。”


“哦。”龙马不疑有他。


手冢国光出了门,长出一口气,随手把眼镜摘下来擦了擦,脑子有点乱。


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,之后便是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,手冢国光若无其事地走回厨房,借着水龙头里冰凉的水流平复自己乱七八糟的心情。


细细的一条水流在手背上划过,手冢国光又想起刚才在浴室里见到的那一幕,怔怔地出了神。


“前辈。”龙马擦着头发走出来,上身的睡衣有几个扣子没系好,露出一小片白皙的皮肤。


“啊,怎么?”手冢国光顿了一下。


“没事,就是喊你一声。”龙马笑道。


“把衣服穿好,别着凉了。”手冢国光又绷起脸。


龙马低头看了看自己,有点无辜,“可是很热啊。”


“听话。”手冢国光异常坚持。


“哦。”虽然心里不太理解,龙马还是乖乖应了一声,转身上楼去了。


手冢国光看着少年的背影消失在拐角,内心松了口气,心情有点复杂。


他家的小朋友,不再是记忆里那个小朋友了。


迹部景吾在房子后面的网球场里设了几个自动发球的机器,平常龙马就在那里训练。


然而少年人总是天性爱玩的,龙马现在没什么特定的训练计划,上学和比赛都在几个月后,可以说是无所事事。


家里几个人都看出来他这点小心思,不过这阵子他们都忙,实在分不出时间来陪他玩。


“龙马,明天晚上我国中时期网球部的几个队员约了一起去唱歌,你跟我一起去吗?”迹部景吾想起来这件事。


“可以吗?”龙马眼睛一亮。


龙雅累瘫在沙发上,闻言摆了摆手,“你要去就跟他一块儿去吧,别喝酒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


“那你明天跟我一起去,我下了班回来接你。”迹部景吾道。


“好。”龙马美滋滋地点头,再窝在家里他就要发霉了。


迹部景吾笑了笑,他要是去的话那几个损友肯定得敲他一笔,不过看到小朋友这么高兴还是很值得。


卡鲁宾叫了一声跳到龙马腿上,它本来就不认生,经过这么几天又跟龙马混熟了。


“卡鲁宾你该减肥了。”龙马轻叹了口气,然后嘴上这么说,他还是非常诚实地把卡鲁宾抱起来撸了撸它的毛。


“每天喂得最勤的人还不是你?”龙雅趴在沙发上吐槽道。


“你还不去洗澡睡觉?都累成这样了。”迹部景吾踢了踢他的脚。


“哎那个导演真的是,什么都让我自己来,还来这么多遍,我看他也是想累死我。。。”龙雅一边念叨着一边起身去浴室。


卡鲁宾伸出爪子扒拉龙马的衣服,领口处的扣子被它扒拉开,眼看着下面几个也岌岌可危。


手冢国光伸手去帮他把衣服拉好,刚要碰到领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动作一转在他肩膀上拍了拍,“别老抱着他,衣服弄脏了。”


看到整个经过的真田玄一郎颇为诧异地看了他一眼,既然眼睛暗了暗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
“没关系。”龙马不甚在意,抓着卡鲁宾粉粉的肉垫子玩得不亦乐乎。


卡鲁宾喵喵叫了两声,在他怀里蹭了蹭,宛如一个独得恩宠的妃子。


第二天傍晚,龙马提前洗了澡,换了身衣服,他的衣服大多是些运动衫和短裤,迹部景吾看不过去硬是往他衣柜里塞了一堆喊不出牌子的衣服,看起来就很贵。


龙马挑了件普通的白衬衫,袖口挽起来,加上一条笔直的西裤,衬得人身形颀长,格外好看。


除了某些时候,龙马大多数时间情绪表达都不太明显,表情一直淡淡的,看起来像是富贵人家的小公子。


迹部景吾赞赏地吹了声口哨,下车帮他把车门打开。


“你平常就别老穿你那些运动服,又不是天天要比赛,年轻人要多尝试。”迹部景吾开着车,语气俨然一个老干部。


“不舒服。”龙马松了松领口,这会儿已经开始想念起自己想怎么穿就怎么穿的运动衫。


迹部景吾轻笑了一声,“你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。”


“我就是小孩子。”龙马撇了撇嘴。


“是是是。”迹部景吾顺着他。


他们常来的这家ktv在这一片算是一家挺有名的店,大厅里是个酒吧,后面有唱歌的包间,虽然价格不便宜,但胜在环境好,每天来的人都很多。


迹部景吾带着龙马轻车熟路地找到订好的包间,一进门就被里面撕心裂肺的歌声震得脑子一嗡。


迹部景吾按了按眉心,要不是这家店隔音好,他可能在门口就跑了。


忍足侑士迎上来,看到龙马的时候挑了下眉,“来了,怎么还带着小朋友?”


“他在家无聊,带他过来玩玩。”迹部景吾道,他其实有点后悔了,他们每次聚会都玩得很疯,总感觉带着小朋友不是一个特别明智的决定。


“好久不见啊,小朋友。”忍足侑士笑着打了招呼,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啧,长成大美人了。


龙马略一思考就想起来忍足侑士给他看过好几次病的医生,默默点了点头,“医生好。”


“怎么这么生疏?喊哥就行。”忍足侑士引着人进去。


唱歌的那位还在嚎着,迹部景吾坐下来,随手拿了罐饮料放在龙马面前,给自己倒了杯啤酒。


龙马没来过这种地方,看什么都很好奇,然而有外人在的时候他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,虽然心里好奇表面还是云淡风轻。


“想玩什么自己去,我跟他们叙叙旧,别乱跑就行了。”迹部景吾道。


龙马应了一声,颇为矜持地走到点歌台旁边捣鼓那台机器。


这边还在震翻天的噪音里艰难地聊天,那边的鬼哭狼嚎突然停止,紧接着便是一个轻缓的嗓音混着音符流淌出来。


几个人纷纷闭了嘴,转头去看声音的源头。


龙马背对着他们,大概是不好意思,声音也很轻,透出一种奇异的安抚的感觉。


“这是什么人间天使,可算是把岳人从麦上扒下来了。”刚才还一脸生无可恋躺在沙发上的宍户亮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。


“你还嫌弃我啊?”向日岳人恋恋不舍地走回来,“这是谁家的小公子啊?”


迹部景吾喝了口啤酒,闻言朝他笑了一下,“我家的。”


七八个奔三的大男人凑在一起,啤酒都喝了好几轮,上了头之后又开始玩游戏。


“来来来,国王游戏玩不玩?”向日岳人拿着一叠扑克牌。


“来呗。”忍足侑士应了一句。


“小朋友玩不玩?”凤长太郎转头去问龙马。


“什么东西?”龙马一脸茫然。


“很简单的,抽到国王牌的人可以随意指定两张牌让他们完成一件事。”向日岳人解释道。


“好啊。”龙马兴致勃勃地点头。


“过来。”迹部景吾把人喊道自己身边坐着,不知道怎么就有点紧张。


前几轮都平平无奇,无非是背起来走一圈这样的小打小闹。


“哎你们太没意思了。”向日岳人晃了晃手里的国王牌,“要玩就玩个刺激的,这样,3号亲8号一下,嘴对嘴的那种。”


这一下确实很刺激,在场的人虽然都没结婚,但毕竟是多年的老朋友,有点下不去嘴。


几个人起哄起来,想看看拿这两张牌的人是谁。


迹部景吾翻开自己数字是8的牌,嘴角勾了勾,“不知道是谁有这个福分?”


几个人动作一僵,让他们去亲迹部景吾实在是有点考验胆量。


大家一个一个翻开自己的牌,都不是3。


龙马有点纠结,他手里的正是数字为3的那张牌。


就剩了他还没翻开,几个人的目光纷纷投过来。


龙马把牌翻过来,“我是3。”


忍足侑士吹了声口哨,看热闹不嫌事大,“请吧?”


迹部景吾的心脏猛地一跳,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。


“快快快,做不到的罚酒三杯啊。”向日岳人激动道,其他人跟着起哄。


迹部景吾皱了下眉,“他还没满20,不能喝酒。”


龙马看了他一眼,他倒不是不能接受,他从小在美国长大,周围民风开放,亲一下并不算什么,而且这个人还是他熟悉的人。


“不能喝就亲呗,多简单的事儿。”向日岳人摇着手铃道。


迹部景吾看龙马犹豫的样子,伸手去够桌子上的啤酒,“我帮他喝。”


“不用。”龙马按住了他的手。


“你不能。。。”后面的话戛然而止。


温软的唇瓣贴了上来,迹部景吾瞬间僵硬成了一块石头,大脑嗡的一声停止了运作。


“噗哈哈哈哈哈,迹部你也有今天!”忍足侑士看他僵硬的样子,整个人快笑背过去。


亲吻一碰即止,龙马坐回自己座位上,喝了口饮料压压惊。


迹部景吾还沉浸在被小朋友亲了的震惊当中,这会儿回过神来看到神色如常的龙马,莫名地有点恼怒。


这人的反应也太平淡了点,难不成是之前就做过类似的事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来,张嘴吃糖~
嗨呀,长大了干起坏事来可真顺手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评论

热度(114)

  1. 长翅膀的鸡腿Cielo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风切Cielo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越前家的迎风疯Cielo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滴滴点两Cielo 转载了此文字